2012年6月13日星期三

一片公司


早前寫「編劇廠長」一文,提到粵語片時代流行「一片公司」,即是電影公司拍了一套戲便結業,約莫講到如何形成及運作,實際運作未有詳述,事實我亦不知。偶然之下,看到《經紀眼界--經紀拉系列選高雄》一書,其中一篇提及「一片公司」,文中詳細說明當年拍戲成本佔多少、收益從何來、如何以一半本錢完成拍攝等等,時維1947年。經紀拉系列是副刊小說,故事少不免有藝術修飾,但其商業行情頗為貼近當時實況,值得參考。看過此篇日記,請勿恥笑當年,相信現今香港影壇仍有人用此法。文中有助瞭解當年電影業運作之餘,亦要欣賞高雄的文筆。


第X日:
大舅今朝返廣州,據說運輸公司事已成八九,赴廣州將與有關方面聯絡云。此兩日大舅神氣十足,必因手頭有水之故。

昨晚約定鄒伯父飲茶,老妻忽謂要去,無法,偕之同行。至,則鄒伯父頻呼老妻曰拉嫂,老妻最不喜如此招呼,坐未暖席,即託故而行,鄒伯父愕然,我則反為安樂矣。鄒伯父叫我咬緊辛直氣,謂此盤甚好味道云。渠又約我今晚晚飯,飯後再往聽女伶,介紹我識其契女,我以有周二娘約,改明晚再算。

周二娘原來真的想做電影公司,兼上一過銀幕癮。其實以周二娘之丰度身材,最多是個三幫人物,但我不敢直告。原來渠有一個朋友 (大抵係俱樂部人客) 係電影界人物,對周二娘講謂拍電影頂不化本錢。一套粵語片只須二萬餘元,就可拍成。製片之法,先行找現金萬餘元,以支銷一部份演員薪金片場租膠片等等之用,各項費用,皆可先給若干,於是開拍,拍到半之半,自然不夠錢,那時節,可以將片權出賣,向戲院又賒又借,班夠條數,就此大功告成,公開面世。據該人云:本港方面可以收得萬餘二萬元,南洋片權可收萬餘,便已夠本,廣州上海美洲等地,可以作利。照普通計,起碼有五六分錢生意,何況本錢實出一半,更為着數。製片時間,快則十天,遲則半月,馬上見錢云云。周二娘於是乎大為心動,問我如何?我笑曰:「單係報紙告白上有新進艷星周二娘數字,就可值回片價矣!」周二娘大發嬌嗔,託我「格價」,話我識得多人,恐妨被人捉丁也。我漫應之,實質我對於電影界,毫不熟識。白如煙亦想做明星,問我有無資格當主角?白如煙原有姿色,獨惜全無經驗,我說渠最好做反派,白如煙以拳撃我。

周二娘之晚飯甚豐盛,食後,小鬍子又來,經二娘介紹,名鬍鬚何,料姓何也,我乘機鬆人,二娘送至門口,問我何時來作竟夕談?我但唯唯否否耳!

辛直氣對銅鑼灣之地段甚感興趣,前途可樂觀,糖精失拖,誠屬倒霉。方書記今日頻視我得而笑,真抵死也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