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4月25日星期一

【黃毛怪人】王風作品


導演:王風
編劇:王風
監製:何麗荔
製片:繆康義
原著:小平 (改編「女飛賊黃鶯」故事)
公映日期:一九六二年十月十日
出品公司:仙鶴港聯影業公司
演員:于素秋(飾黃鶯)、陳寶珠(飾向遏)、陳好逑(飾鄔雅)、曹達華(飾陶探長)、 張英才(飾章啟亭)、朱由高(飾肥由)、石堅(飾章仁禮)、金雷(飾仇大虎)、林魯岳 (飾尤天龍)、黎坤蓮(飾春蛾)、陳惠瑜(飾魯媽)、容玉意(飾全妻)、駱恭(飾朱大哥/巫師/阿就)、檸檬(飾章仁全)、西瓜刨(飾阿福)、李壽祺(飾魯才)、李紅(飾蓉蓉)、蕭錦(飾黃毛怪人)、劉家良(飾阿飛)

《黃毛怪人》改編小說女飛賊黃鶯其中一個故事,小平著,屬時裝版本的女俠盜電影,同類電影中,黃鶯首先出名,木蘭花和黑玫瑰都是後來者。粵語長片時代,黃鶯電影有不少以某單元故事作片名,不會說成「女飛賊黃鶯」之什麼什麼。在電視劇《孖仔孖心肝》周星馳非常沉迷粵語長片,每看《黃毛怪人》便嚇到緊抱枕頭,表情驚恐,大家「應該」感到有陣驚慄味。無可否認,黃毛怪人的靈感明顯取自西方小說科學怪人,本片故事卻沒有跟足「原著」改編,只按照黃鶯電影的傳統拍成查案片,而黃毛怪人只是壞蛋石堅手中的一副殺人機器,無展露人性一面。不過黃毛怪人外型奇特,加上粵語長片的特約巨人蕭錦演繹,倒令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論戲中最出位的角色,首選逃犯石堅和瘋狂化學專家駱恭,黃毛怪人與黃鶯也要靠埋一邊。戲中駱恭本身也是逃犯,為避開追捕,匿藏雲南苗區,建立實驗室,用化學知識欺騙苗人,當起巫師來,及後石堅欣賞他的才華,拜他為師,大家留心,石堅叫駱恭做師父,不稱為教授,哈哈!駱恭有兩大瘋狂研究,一是人類改造計劃,成功製造黃毛怪人,二是生化武器。駱恭和石堅就利用這些化學成果,企圖到石堅的哥哥家裏搶走三尊金佛像。本片有很多科學奇想,極富創意,當然最後沒有像樣的科學論述,現在看回必然感到好笑,不過能有奇想已有觀賞之處,本片做到這點。

駱恭以往專演一些糊塗的角色,今次飾演瘋狂化學專家也帶點搞笑味道,而奸人堅做其徒弟常常言聽計從,專心做老二,兩人自然變成一對活寶。神怪片有些搞笑的設計,這處理手法在粵語長片常見的,有時甚至加入孩童趣味,娛樂大眾,當聽到駱恭和石堅叫號稱殺人機器的黃毛怪人為毛毛,不要嘖嘖稱奇。

戲中很多奇謀詭計,影片後半段,眾人困在滿佈密室及機關,人物關係又錯綜複雜,不斷營造懸疑氣氛,令人透不過氣。以粵語長片來計,本片的懸疑情節算是仔細,每處都有伏筆(當然有不少是口述的),到最後都可解。編劇最初令觀眾以全知的角度看本片,戲中黃鶯等人則不知石堅早已匿藏大宅,觀眾替角色擔心,後來突然出現神秘女鬼,令觀眾迷惑,要猜想一下,觀看角度一小轉變,懸疑感便遞進了。本片拍攝手法集合西方的英雄片和懸疑片。黃鶯以往只穿潮流服飾,在本片就穿了制服,又參考蝙蝠俠的羅賓用英文字母代表自己名字。鏡頭剪接沒見西方英雄片的痕跡,反而用了大量西方懸疑片的拍攝手法,分鏡細膩,突出黃毛怪人的恐怖。不論國語片或粵語片,一般黑白片的節奏較慢,本片則例外。

悠來已久,香港有一班電影人非常努力「學習」西片 (尤其某些類型片),謹守「中學為體,西學為用」,拍出來變成不東不西的電影,大眾覺得十分難看,亦有一班人看到這些片的心思,尊稱為cult片。大家看過本片,就明白到了今時今日,王晶和劉鎮偉仍拼命拍《未來警察》和《機器俠》,今日我未懂欣賞此兩片,或者日後會改觀。

內容簡介:苗區巫師利用輸血換形之術,製造兇猛的黃毛怪人,與被哥哥陷害下獄,剛逃獄的章仁禮聯手犯案。怪人只需吸取新鮮人血,便能刀槍不入。陶探長登報假稱禮兄仁全捐出內藏鑽石的三尊佛像濟貧,欲把仁禮引出,女飛俠黃鶯、鄔雅和向遏亦聞風而至。豈料仁全突被殺害,三佛藏寶圖不翼而飛。仁禮為得藏寶圖,擄去侄兒啟亭的愛人。此時,一女鬼出現,與仁禮和怪人等混戰,終兩敗俱傷。陶探長、黃鶯等趕至,揭穿女鬼實為女傭魯媽假扮,魯媽原來是啟亭親母, 佛像本屬她父親所有,當年遭仁全殺父、奪佛,更被姦成孕,因而部署了此一復仇計劃。




註:本片是粵語長片的最後一套黃鶯電影,黃鶯只有于素秋飾演,反而身邊的姊妹兼助手鄔雅和向遏 (諧音也是鳥名烏鴉和向雁),由原本鄔麗珠和任燕改為陳好逑和陳寶珠。


註:劉家良做武術指導,也客串飛仔一角,調戲陳寶珠。



註:于素秋飾演黃鶯有獨門暗器,戒指飛針,先取出藏於頭髮的飛針,然後放入戒指內作射擊,專用來打盲敵人的眼睛。






註:黃毛怪人披頭散髮,獠牙大鼻,駝背,長指甲,身穿泰山服飾,加上演員蕭錦身高六呎十一吋,與普通人的手腳形成強烈對比,頗為嚇人,怪不得嚇壞周星馳。怪人身上的黃毛暗喻為西方人,婉轉說出對洋人的不滿。最後打不死的黃毛怪人被生化武器所殺。




註:女傭魯媽假裝女鬼對付姓章的一家,造型有點似《奪命狂呼》的鬼臉殺手,想起來有點搞笑。






註:結尾時,瘋狂化學專家駱恭成功偷了藏寶圖,到了墓園後被殭屍嚇死。此場學足西片《德古拉》一樣用西式棺木,又有蝙蝠從棺木走出來,不過條屍堅持用中國殭屍。另外,留意有個鏡頭從棺木內影向出面,拍攝駱恭打開棺木,見到殭屍時的驚嚇表情。



註:當年女傭魯媽的父親給章仁全謀財害命,捆綁在鐵板上燒死,現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先向章仁全的工人埋手。



註:女傭魯媽在藏寶留下紙條,一句「佛心行善」非常有心思。因為三尊金佛像內藏大量鑽石,魯媽希望有心人拿出佛心用鑽石做善事,一語相關。

註:《女飛賊黃鶯》的作者小平有一段故事。
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04/11/27/OT0411270007.htm
看李歐梵的《上海摩登:一種新都市文化在中國1930-1945》,感慨良多,也看得非常過癮。李歐梵的寫作重心雖然是上海,但其實是一個「雙城記」的故事。上海在「喪失了所有的往昔與風流,包括活力和頹廢」後,「取代她的是香港」。不錯,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,香港已接收了上海不少的事事物物,包括商業上的、工業上的、文化上的。
一九五一年,行銷上海的偵探獵奇小說雜誌《藍皮書》,也移植過來,在香港復活。上海作家小平的「女飛賊黃鶯」,也飛來了香港;但小平仍棲居海上。
「女飛賊」一出,頓時風靡香港讀者。流風所及,爭相倣效的小說家不知凡幾,甚麼「飛賊女紅娘」,甚麼「女俠盜紅蝴蝶」等等,但倣來效去,都不及「黃鶯」一鳥獨唱,領盡風騷,更被拍成粵語片,備受歡迎。倪匡後來寫的《女黑俠木蘭花》,據說靈感就是來自「黃鶯」。
「黃鶯」最初仍以上海「女飛賊」的形象亮相,後來才改為「女俠盜」,這一改名,更為貼切書的內容。但,作者小平是否知曉呢?是不是香港的出版商「獨斷獨行」呢?而小平究竟是何方神聖呢?這個謎團一直沒揭曉,也無人得知。
浸會大學電影電視系的吳昊先生,經多方調查研究,事隔五十年的今天,才知這位小平先生,姓鄭,戰時從事情報工作,戰後替上海《藍皮書》寫女飛賊。一九五一年後,仍一直供稿給香港《藍皮書》。後來被指從事叛國行為,遭國安局人員拘捕,從此人間蒸發。小平之後,香港「黃鶯」迫得找人捉刀,但濫寫一通,黃鶯終於難以再唱下去,就此畫上休止符。
黃鶯名殷鳳,武藝高強,兩名女助手分別是葛波、向遏。後來港版的葛波,改為鄔雅。每部黃鶯故事,大都獨立,曲折離奇之外,還有各式機關武器,引人入勝,只嫌文字粗疏,情節每見犯駁。地方色彩亦不強,故事背景不論放在舊上海抑或香港,都可以,怪不得李歐梵這些學者都說,上海就是香港的鏡像。而且,貪官無能、警隊無力、都市罪惡纍纍,俠盜出現,替民請命,鋤奸殺賊,是勢所當然,也是古今中外小說的題材。小平揣摩了大眾心理,創造了「女飛賊」這個角色,叱兩個時代兩個城市,為當時的「混帳社會」鳴了不平,舒了口氣;試問,小說怎能不風行?
黃鶯故事究竟出了多少部,於今已是無從稽考了。從一些舊書所列的目錄來看,應有十餘二十本。哪是「真本」,哪是「捉刀本」,很多人都無從分辨。但只須深入研究一下,仍可找出端倪。
姑勿論如何,從黃鶯可以看出兩個地方,兩個文化的移植、融合過程,是研究「雙城記」的一個切入點。

2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