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9月27日星期一

【我愛紫羅蘭】楚原作品


導演:楚原
編劇:司徒安
監製:林梅
原著:梁荔玲的《野玫瑰》(環球小說叢)
公映日期: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七日
出品公司:金蘭影業公司 (創業作)
演員:呂奇(飾劉大衛)、文蘭(飾李珍妮)、張清(飾莫汝福)、李香琴(飾孕婦)、梁醒波(飾馬醫生)、張活游(飾珍妮的父親)、黃曼梨(飾珍妮的母親)、尤奇(飾王大衛)、萬靈(飾接線生)、珍妮(飾女學生)、蘇絲寶(飾舞女)、金雷(飾舞女夫)、林甦(飾偽裝大衛父)、甘露(飾偽裝大衛母)、趙仕琪(飾偽裝大衛妹王小寶)、黃侃(飾律師)、馮敬文(飾護士甲)、林旭(飾護士乙)

本片故事熟口熟面,好似曾在舊西片中看過相似橋段,資料記錄是改編自小說《野玫瑰》,梁荔玲著,既然如此,就無謂傷腦筋。戲橋如是,劉大衛 (呂奇飾演) 在酒店當接線生,有位神秘女子李珍妮 (文蘭飾演) 接連打去接線室找大衛,態度親暱,之後更邀請他出外遊樂。無端飛來艷福,劉大衛與這位素未謀面的女朋友慢慢發展一段疑幻疑真的感情。某日,劉大衛要求拜訪李珍妮的家,希望查清其真正身份。到訪之日,李珍妮的家人更古怪,無端端為劉大衛安排假父母及假妹妹,事情愈來愈撲朔迷離。晚飯後,珍妮與大衛到別墅外的沙灘漫步之際,珍妮見到一位小孩在玩耍,突然狂性大發。珍妮的父母終於講出真相,原來在五年前,珍妮與未婚夫黃大衛訂婚當晚,到此灘游水,珍妮的弟弟也跟隨他們,可惜不懂泳術而遇溺身亡,珍妮大受打擊,精神失常,其未婚夫亦赴美不返。珍妮的父母寄望「新」的大衛可助女兒康復,可惜在沙灘出現的小孩令其病情惡化,珍妮連劉大衛也忘記。劉大衛無奈放棄此段霧水情緣。

故事以珍妮的神秘身份大玩懸疑,而劉大衛的同事莫汝福協助查明珍妮一切,當中烏龍百出,製造笑料,在調查過程中,開始時珍妮多次失約於大衛,大衛看似遭人戲弄,後來珍妮現身,並與大衛到處遊樂,說出不少兩人之舊記憶,旁人以為大衛失憶,忘記了珍妮,最後大衛到訪珍妮的家,大衛以為捲入一宗騙取保險之謀殺案,懸疑橋段層出不窮,節奏鮮明,到結局時解迷亦合情合理,劇本細緻。在粵語長片的時代,很少愛情片有女追男的情節,本片以珍妮患精神病作為解說,是一大突破,滿足到男觀眾的幻想。

本片製作考究,服裝髮型偏向華麗,尤其女主角文蘭作了多款歐洲貴婦人的造型,有煥然一新之惑,美極!配樂襯出劇情發展,毫不突兀,戲中珍妮每每憶起未婚夫,就會響起一首浪漫的純音樂,此曲由結他慢奏,偶爾配上一小段口琴,如無聽錯,音調似印地安人樂隊Los Indios Tabajaras的《Maria Elena》,聽後會使人輕鬆的音樂。拍攝手法緊縮得宜,著重每場戲關聯,少見囉唆累贅,節奏明快,現在翻看也絕不過時。男女主角一路拍拖追尋舊日情事,一路四處遊覽香港,有很多實景拍攝,留下當時香港上流社會的風情,戲中有帝后酒店、海運大廈、九龍真光學校、墳場等等,其中不少外景在清水灣拍攝,當年西貢真有一番南歐風情,很喜歡滿佈青松樹的沙灘。合以上種種,本片恰似一套法國片一樣,配合戲中奇緣,此為粵語長片的一路奇葩。

要為本片定為某一戲種,大約是浪漫愛情喜劇,不過結局筆鋒逆轉,尾場還要劉大衛到精神病醫院探訪珍妮,盼望珍妮記得兩人之往事,可惜珍妮只在病房不斷重複五年前在沙灘的往事,結局太淒慘,叫做喜劇又有點不妥。這種複雜的戲種,多少反映年輕時候的楚原對藝術的追求,不顧商業因素,本片亦看到楚原受到歐洲電影極大影響,亦見他融會貫通,絕無不東不西之流,有別於一般的粵語長片,演繹得較為完整。其實香港新浪潮早在六十年代由楚原、龍剛及秦劍等人掀起,可惜當時未成氣候。


註:精神醫院的病房有耶穌像,室內設計亦似教堂,少了份陰森。


註:文蘭手持的電話有型有款



註:張活游飾演珍妮的父親,當他憶記五年前的慘事時,講起一句經典對白:「呢件事係應該由五年前一個夜晚講起,又係係呢間屋,嗰個唱機…,又係唱緊呢隻音樂 (音樂隨即響起),嗰一晚…………」



註:別墅的擺設中,套簡潔的真皮梳化靚到迷暈,另外,如此鉅大的鳥籠養鸚鵡,畜生比人幸福。



註:珍妮的家裏擺放街燈及大樹,有點古怪。


註:Rob Bourassa翻奏Los Indios Tabajaras的《Maria Elena》


註:本片片段


註:《家有囍事》的經典搞笑場面,楚原早早拍了。張清:「你患咗個高度嚴重緊張恐佈刺激嘅失憶症呀!」。這對白的笑點在於過份使用形容詞,現在見高官政要常常說「極度嚴重」「深切哀悼」等等,聽到必暗笑一下。


註:非一般的粵語片結局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