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9月7日星期二

清裝頭套


清裝戲,即是清朝古裝的戲劇。戰後,香港影圈拍攝清裝戲,如不計一套「例外」的《清宮秘史》(一九四八年版本,朱石麟導演),應由粵劇開始,拍得較多,而故事多圍繞清末奇案、清末名狀師、雍正之恩怨和乾隆下江南 (註:黃飛鴻系列歸納為民初片,而《光緒夜祭珍妃》又不成系列。),例如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(一九五二年)、《凌貴興三打梁天來 (上下集)》(一九五一年)、《審死官》(一九四八年,明朝戲改為清朝片)、《荒唐鏡三氣胭脂馬》(一九五六年)、《甘鳳池與呂四娘》(一九五○年)、《血滴子(上集)》(一九四九年)、《乾隆皇大鬧萬花樓》及《乾隆皇遊江南》(一九五六年)。這四大戲種多有南音及說書人相傳,正方便粵劇取材,當然清裝戲的數量只佔粵語長片的一小部份,只不過較國語片多。粵語長片拍得多,不表示拍得精緻。

本文主講清裝戲的頭套,此處就不談戲服,頭套亦只談男士 (爭議最多)。至於粵語長片的清裝戲怎樣處理?一切由頂帽說起,哈哈!大致來講,當時的清裝戲,男子多數戴帽,皇帝戴皇帽、官有頂戴花翎、富人用瓜皮帽、平民也用爛布做的瓜皮帽,人人有帽戴,總之觀眾就看不到半禿頭,頭顱兩側的髮腳倒有得看,通常都有辮子,也有例外,如在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(一九五二年) 中的男角只戴瓜皮帽,頭後無辮子。看來好像很兒戲,的確粗製濫造,不過首先小弟肯定當年的影人知道清代髮型是怎樣的,因為很多人在清末出世。而主因是粵語長片的明星多戲拍,少則十套戲一年,多則二、三十套,還有登台或出席活動,斷不會為了一套半套清裝戲去剃頭,當年一套戲的片酬不足以應付一年開支,可說是時勢迫人。另一說法,當時觀眾不喜歡看見清朝的半禿辮子頭,以免勾起傷心回憶,有此可能吧!言而不要忽視審美觀念,老實說句,清朝髮型不論在當年,現在,或再過一百年,一樣難看,毫無美感可言,不男不女。經歷民初新文化運動後,當年影圈也受西風影響,粵語長片男明星都梳了「飛機裝」,扮起荷里活明星來,有誰會剃髮,當時男明星在戲裏遇到什麼情節都梳理整齊的「飛機裝」,有時會多放一兩條頭髮扮落魄,對髮型十分緊張 (女明星還要誇張十倍)。大家可指責他們不認真追求藝術,但這是生活現實。

看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(一九六三年),李翰祥拍的黃梅調電影,戲中男生已剃頭載辮子頭套,可能技術不好,難於固定位置,髮線差不多去到前額,猶如無剃頭一樣,當中見到李翰祥想執正清裝戲之髮型。在六十年代,清裝片仍然少拍,頭套仍以「戴帽式」為主流,即帽連接辮子。順帶一提,粵劇演其他朝代的頭套亦喜歡「戴帽式」,不過有獨立頭套,再戴上帽,男角如無載帽,劇情多數是說他坐牢或化成厲鬼。直到邵氏的《刺馬》(一九七三年) 大賣,張徹開始不斷拍攝清裝武打片,從中演變一款新的頭套,影響了影視界有二十多年,相信大家都知道其款式。張徹式的清裝頭套最為人詬病,是髮線半遮半掩前額及有兩鬢,頭套如頭盔般,與真實的大為不同。此頭套有一大毛病,戲中不論販夫走卒,或是英雄豪傑,其髮型都有俗稱「美人啄」之髮線 (即在額前髮線之中央有少許尖出,超人及劉德華都擁有此啄。),毫無個性可言,如樣板般,實有損當年香港假髮之都的美譽。張徹電影著重展示男性美態,位位男角年輕而身形美極,其腹部必放了一排朱古力,又怎會剃半禿髮型,如主角像中坑 (戲謔中年男士之稱呼) 又怎樣突出英雄氣慨,所以故意設計成這樣的清裝頭。細心留意一下,在《刺馬》中狄龍和陳觀泰的髮型,是兩款戴頭套的方法,陳觀泰將自己的頭髮梳向後,再駁假辮子,與狄龍用頭盔式的頭套不同,不知張徹為何作此安排,不過看起來,陳觀泰的髮型自然得多,不會一式一樣。之後,李翰祥拍攝大製作《傾國傾城》(一九七五年),戲中男角都剃光頭,再貼上辮子頭套,港片終於做出與歷史相符的清朝髮型,此對當時電影影響不大,仍以張徹式的清裝頭套為主流。從此,駁髮式、頭盔式及剃頭式,連同之前的戴帽式,在香港影圈流行這四款清朝頭套,發展至今則以剃頭式為主。最過癮之處,在《爛頭何》(一九七九年) 一片可同時看到駁髮式、頭盔式及剃頭式,極之離譜,哈哈!

當年影人知而不行,以美觀及個人生計為首,不顧歷史原貌,實屬不當。唯半禿辮子頭太過醜八怪,謹次於日本武士頭,真是有礙觀瞻。深思一下,李翰祥和張徹用了不同手法處理頭套,正好反映不同戲種有其獨有手法,歷史片用剃頭式,功夫片(甚至非歷史片) 用戴帽式、駁髮式和頭盔式,是不錯的安排。如閣下對此分法不滿,小弟想講句歷史應從書本學習,不是看戲 (歷史片可以有些要求),香港人更無資格不滿,因現在中國歷史不是中學必修科,只是興趣科,不要假惺惺。還有,現在不少電影及電視劇拍攝其他朝代,不論製作大小,其服裝髮飾又何曾跟足歷史,甚至奇裝異服,卻很少人去責怪這些作品。終於想通了一些東西,社會上歧視禿頭男士真的根深柢固,容易給人說笑,容易給人記起。很佩服張徹的學問,看通世情,真是一代名導演,哈哈!

歷年來在香港影視作品中的清朝頭套:


一九四八年的《審死官》,清朝男士都戴了帽,而馬師曾 (穿白衣者) 頭上便戴了有辮子的瓜皮帽,此為粵語長片常見做法。而圖中清兵心口有個勇字的服飾,成為絕響。



一九六三年的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,李翰祥已將男主角關山剃頭髮套辮子,不過似乎技術所限,髮線未「嚴重」後退,頭套仍有點似頭盔。



一九七三年的《刺馬》,陳觀泰的髮型用駁髮式,狄龍則用頭盔式,張徹「創作」了歷史。


一九七四年的《血滴子》,男角仍有人用有辮子的瓜皮帽。



一九七五年的《傾國傾城》,狄龍剃光頭,再貼上辮子頭套,連粵語長片老牌明星張瑛也剃光頭,可見李翰祥的魅力。當年,狄龍真是靚仔,本片造型與《刺馬》相比,少了點英氣吧!


一九七九年的《爛頭何》,論頭套,汪禹用剃頭式,李錦帆用駁髮式,後面的爪牙則用頭盔式,妙極!妙極!真是有個性。



一九八○年的麗的電視劇《大地恩情》,劉志榮飾演九斤,汪偉飾演潤生,兩人都剃頭戴頭套,不過將辮子繞上前額,以表示其農民身份,此款清朝髮型亦流行一時於香港影視作品。事實上,在清朝梳此款髮型多為出賣勞力人士。


一九八一年的書劍恩仇錄,元華與眾人的兩鬢愈來愈長,扮起貓王來,十分滑稽。


粵語長片中武俠片的頭套



一九六三年的《倚天屠龍記》,白燕飾演殷素素,張瑛飾演張翠山,石堅飾演金毛獅王謝遜。張瑛的頭套估計是頭盔式的原型,張徹再將頭套結上辮子。另外,早在粵語長片時代,石堅已經設計謝遜的雛型 (石堅是化妝師出身),後來電視劇中謝遜更像一隻獅王。其實粵語長片的頭套出自粵劇,其後多翻改良而在電影大放光芒,對港產片貢獻甚大。在八、九十年代,香港的一班電視精英跳槽到新加坡電視台,在拍古裝劇時,才發覺新加坡缺乏精美頭套,香港人員為此大費周章。此小事可見到當年香港影視的根基深厚。



一九六九年的《江湖第一劍》,曹達華飾演方天雄,石堅飾演孫飛虎。石堅和曹達華都用了真髮梳起,後駁假髮,兩人造型自然,個性盡露。石堅不怕露出M字額,依然十分有型有款。寫本文時,曾想到一種特別的清朝頭套,找來找去也不見,不知是否小弟未發覺,走漏了眼。這款式就是將頭髮剃半禿,再用真髮駁假辮子。照計,此法最真實,最似,唔通有缺點而不可行?

5 則留言:

  1. 醒波君:
    頭套之為物應該是從日本能劇的頭套(又或者是藝妓的頭套)演化出來的,好像當年在邵氏有位化妝師吳緒清,做頭套的技術好像就是從日本學回來的。
    剃前半邊頭再黏假辮套,是有多組電影電視在身的男演員所用,拍時裝片時走在前額上假髮。
    狄龍早年要將前額修薄,原因是方便戴頭套。後來拍《衛斯理傳奇》(新藝城,1988)就是用醒波君文末的方法(將頭髮剃半禿,再用真髮駁假辮子),駁了條約八九吋長的假辮子。
    此法沒被採用的原因,在1970年代,陳觀泰用的駁髮式可能是難以配合演員的頭型;在1980年代,那時的流行髮型,後面通常是剷青,長度不足以駁髮(當年的技術也不夠)。
    至於張徹式的清裝頭套,成為了1980年代清裝電視劇的主流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醒波君:
    其實還有第五種,不過難以算是頭套,出自《三十年細說從頭》(邵氏,1980)。
    視頻:http://tv.sohu.com/20090119/n261840297.shtml
    請留意 12:02 至 12:10 那位光頭穿清裝官服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to:i-Joel
    粵劇在明朝已有,小弟估計在清朝以後,粵劇應該有頭套(當時朝廷可以著明朝服飾演戲,無理由用半禿頭唱戲)。而小弟就不知日本能劇幾時有頭套,可能是從中演化出來。如論本港的頭套,未必是吳緒清開始,早在二戰前,粵劇已有頭套,二戰後,粵語長片的武俠片也有用頭套。
    另外,《衛斯理傳奇》不是清朝戲,狄龍梳的也不是清朝髮型,玩嘢呀,哈哈!狄龍大哥你都敢笑。都話禿頭受人歧視,又證明多一次。
    《三十年細說從頭》中的也不是第五種頭套,哪位演員只不過分開戴假辮和帽子,這也是帽連假辮的一款,即「戴帽式」。不過多謝你提供珍貴片段,搞到小弟又想睇多次李翰祥的書籍版本的《三十年細說從頭》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醒波君:
    我並沒有笑狄龍先生,那是他在《衛斯理傳奇》中的造型。脫髮是男人最痛之一,我只會兔死狐悲,那敢笑人?!

    回覆刪除
  5. to:i-Joel
    講吓笑喞,不需太認真,哈哈!

    回覆刪除